逾期不候

  但我以为,真正会属于自己的东西是不会那么轻易过期的。

  原谅我的淡薄,和那缺失的安全感。很多重要的人,我并不时常联系。或许是相隔太远无法相见,或许是没有主动的习惯,又或者,仅仅只是因为自己过于懒惰。

  就好像彼此在不同的城市时,曾和朋友相约去KTV去看电影去吃火锅・・・・・・这些我一直念叨着的,却在回去后将自己封锁在房间内,每天天亮说晚安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甚至在朋友不停的打电话约我出去时半睡半醒的告诉她们我早上什么时间才睡。也有很久未见或从来未曾碰面的朋友,会说很想见你这样的话,一直在推脱。并不是不在乎不重要,只是觉得彼此将对方放在心里便很好,转角相遇的缘分更让我欣喜,我知道你们在关心我需要我,这就足够了。我怕自己会变得越来越贪心,在没有人时不知所措。

  我想,很多时候,我的亲情、友情是很柏拉图的。

  不会拼命的去抓住某一样东西。也许挽留过一次,挽留过两次,但决计不会再有第三次,我是这么骄傲的一个人,不允许任何人践踏我的自尊。再喜欢也要离开,再舍不得也要用尽方法让自己放手。若是真正在意我的人,怎么会让我如此难堪?

  我不能让自己陷入一种无望的煎熬的等待中,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等待着我去发现去经历去感受,我怎么能容忍自己自甘堕落?若是自己都将自己放逐那还会有谁能拯救你?或许努力让自己清醒、放弃钟爱的某样事物,这样的过程是痛苦的漫长的,但那不会比一生更长。我不能在等待中失望在失望中绝望后才惊觉自己在无尽的自怨自艾庸人自扰中错过了更多的风景,并且,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有些事情不曾经历无法体会,但一次就够了,无望的事儿我不需要更多,三年换一个醒悟也算命运的眷顾。

  若是说自己的情感模式,是更倾向于一直很喜欢的那段话的。其实,相对于我喜欢你,我更希望你喜欢我;而相对于你喜欢我,我更希望我喜欢你。如果你能了解这当中微小的差距的话。

  很多时候,痛苦悲伤更多的是自己给自己制造的幻觉。你不能放下某一个人某一件事无非是潜意识里不愿放下或者说不甘心。远离一切与其有关的事物,让自己忙碌起来。

  开始的开始,只要闲下来,所有的记忆翻江倒海前赴后继扑面而来,你委屈你难过觉得下一秒钟心中的防线就要崩溃,眼泪就要掉下来;后来的后来,一定会有其他的事儿吸引你的注意力,你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美得眼睛,一间遗世独立的书店,一个格调清新的网站,一首动人的歌曲,一段优美的文字,被阳光照得透亮的云,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树叶儿・・・・・・

  你看,那么多令人欣喜的事儿,这些会让你慢慢的沉静下来不再浮躁,你会发现,当你再回忆起那些你认为自己永远都不能释怀的事情时,早已不似当初那样耿耿于怀。或许或心痛,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儿,所记得的更多的是那些人事带给你的小幸福和小感动。我相信那些美好的瞬间都是真实的。你或许会认为这不过是自欺欺人自我安慰罢了,但为什么不让自己开心一点呢?如果只是咬着苦,日子会很难过,为什么不放自己一条生路呢?我知道,说得轻松,这过程亦是艰难。但你要知道,爱的反面,并不是恨。是遗忘。

  就像《重庆森林》里金城武的那段独白。从分手的那天开始,我每天都买一罐五月一号到期的凤梨罐头,因为凤梨是阿May最爱吃的东西,而五月一号是我的生日。我告诉我自己,当我买满30罐的时候,她如果还不回来,这段感情就会过期。终于在一家便利商店,让我找到第30罐的凤梨罐头。在五月一号的早晨,我开始明白一件事情,在阿May的心目中,我跟这凤梨罐头没有什么分别。我是早上六点钟出生的,还有两分钟我就25岁了。换句话来讲,我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经历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在这种历史性的时候,我去了跑步,我很成功地将我身体里面多余的水分蒸发掉。我觉得很开心,要离开这个球场的时候,我留了我的call机,今晚我知道,今天没有人再会call我。

  你看,所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都是有期限的。我是这样分明的一个人。所以,逾期不候。

  你看,我是这样的一个女子。被动且不愿轻易付出。但依然有人,这些年,一直在身边,忍受着这样任性的情绪化的坏脾气的我。我想,我一定是做了什么对的事情。或者说,这样的我,一定做了些什么对的事儿留住了不会过期的那些美好。

  对于这样的你们,你知道,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我自倾杯,君且随意。

评论 抢沙发(0)

avatar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