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请珍惜那个纯真年代里的白衣少年

  我们的青春里都有一个梦,都唱响过一首歌,都隐隐有一个穿白衣的男孩在我们的记忆里缓缓行过。

  那时我们都还只是个小孩子,都还有一个不成熟的幻想,没有白马王子的陪伴,我们隐隐想来是一个穿白衣的男孩。他是在哪里出现过的呢?应该是小说里,那都有那样一个让人喜欢,让人景仰的人。他有一张眉目淡淡的脸,目光如星辰般闪烁,白衣如雪,衣袂翩翩。他的身后涌出香樟如海,纯澈的香气夹杂着特有的男孩子的汗水的气味,令人迷恋。我们都曾想像过那样一个人,他并不完美,但是却有着纯粹与冰冷完美融合的气质,他成为我们心中年少最喜爱的人。

  我们的梦里都有那么一个穿白衣的男孩,也许我们曾经说或没说过:“嘿,那个穿白衣的男孩!”再对其微微一笑,然后一段缘开始牵扯不清。我们曾经都是一个敢做梦的女孩,敢追求的女孩,我们也不惧于后果,不惧于强权,我们都独立于世上。我们曾经疯疯颠颠,直言敢闯;我们曾喜怒无常,任何表情都表现在脸上;我们曾经爱憎分明,豪爽而不分性别。我们才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人。

  穿白衣的那个男孩,他有辆自行车,奔走于城市各个角落之间。他能驻足看流浪艺人的演奏,听忧伤的音乐流转于空气中。他能停下白鸽翩飞,水洒绿地的悠闲景色。他能记下暖色街灯下渐行渐远的温馨的一家人,和乐融融。他穿过夜色朦胧的路,五彩霓虹在他的脸上明明暗暗,变幻万端。他是默默行走在人世间最洒脱的人,也是我们梦中无数次想效仿的人。

  他游走于城市之间,游走于人与人之间,他经常骑着自行车带着耳机,行走在香樟的阴影中,乳白色耳线流动着不知名的音乐,不出名却又悦耳动听,歌唱着安宁的味道。歌声引导人进入空灵的境界,歌声空旷的回荡在他的灵魂中。他的瞳仁总是混沌不清,他的视线总是飘廖,可他却什么都清楚,他对所有的一切熟视无睹。他有他的小世界,他的眼神总是看着慰蓝的天空,也许那有令人向往的神祗,他自己却像是那九天宫上的神祗。是我们不敢高攀的纯净,我们也只希望用他的那种方式存活,不顾忌任何人的目光。

  后来,我们长大了,却再没梦见那个穿白衣的男孩。我们的梦多是不安稳的,我们想着物欲横流的物质社会,我们想着灯红酒绿的****社会。我们不做那个重复的梦了,埋葬了。我们没有权利去梦见了。他只属于那个纯真的年代,那个纯白的我们。“嘿,那个穿白衣的男孩,能带我一起走吗?”我想说。可最终,我离他越来越远,远到只能记起他微弱的白衣散发的光芒。我没有资格拥有他了。

  转角里转出一辆自行车,车上有一个白衣少年,眉目淡淡。香樟树的阴影中投射出光斑点点,在他的脸上影影焯焯。他的耳边有耳机在缓缓流动的声音,听见了,那么安宁的声音。他双目寂寥,目不斜视,有万千星辰在发光。他走过那个女孩身边走过,只听见隐约的声音说:“终究是会长大的,终究是会忘记的!”声音浅淡。

  姑娘们,珍惜他吧!他是我们最纯真的年代。

评论 抢沙发(0)

avatar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