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落天涯,寂候彼岸花开

  若寒的初雨,渐渐唤醒尘封的回忆;摇曳的流年,淡淡缱绻莫言的素缘。也许,邂逅的往昔早已沦为回忆,笑染的晨曦也早已散为涟漪,执念的我终是你阡陌红尘中的过客。但伊切记,纵使沦落天涯,我的绪念依旧徘徊在原地,寂候彼岸花开。

  ――题记

  寞落的夜晚,轻吟一阕宋词,忧伤的词韵,淡漠了凄冷的月光  。飒飒西风中,我清泪长流,淡淡的将往昔回忆。也许今世的我终是你阡陌红尘中的过客,诺言还未飘散,君已悄然离去。倚窗轻叹,默默拾缀起一地阑珊。帘外的雨轻渺的飘舞,把一纸碎念揉进丝丝雨露,任其随风飘远。离散的红颜啊,此刻你是否正如我一般凝眸注视着帘外的细雨,可是你可知,丝丝雨露,皆是我纯净的思念。

  风逝韶华,淡染流年。你若安好,心自欢颜。若可,我愿幻作淡雅的蝴蝶,翩然轻舞,驻于君指尖;若可,我愿幻作清馨的落花,染风飘旋,凝眸君一瞥;若可,我更愿幻作君的红尘知己,高山流水,琴瑟终生。叹只叹,今世情深缘浅,无论怎样修行,也跨不过宿命的渊流,仅能倚于西楼,忧看彼岸花开。

  箫声婉,夜初寒,余音袅绕,君迹淡风旋。释然,释然?等待,等待!浮华千年,沦落了多少情愫,消散了多少素缘。怅叹间,执笔落墨,将亘古不变的痴情微染红尘。纵使时光错乱,地老天荒,散落流年的情愫,依旧徘徊在原地,流连于指尖,未曾离远,未曾磨灭……

  落红处,抚琴低吟,轻念一纸缱绻,轻舞一曲婵娟。时光静好,捻指轻弹,浅浅低吟一世情愫,默默拾缀一地阑珊。君莫言,来世邂逅,我必永恒之恋。待到轮回过后,我依然驻于原地,寂等红颜。

  所谓天涯,即你我分离之狭;所谓天下,即你我安户之家。曾逝往昔,切莫执念。等到飞雪的冬夜,我愿将自己冰封。当雪花没落时,我也许会想起,这时的你,是否也在凝眸注视着落雪的江南,淡淡的闪过泪光。天冷了,请伊多添件外衣,不要再回忆那份温暖,不要再缱绻那段往昔,毕竟我已经不在你身边了。

  风簌簌的袭过脸颊,我紧闭双眸,故逝的往昔沉淀在坠落的泪珠里。此刻只想附尔之肩,轻轻言:伊莫愁,纵使沦落天涯,我的绪念依旧徘徊在原地,寂候彼岸花开。

评论 抢沙发(0)

avatar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