膀胱肿瘤论文(共2篇)

第一篇: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治疗浅表性膀胱肿瘤的临床效果及依从性观察

  浅表性膀胱肿瘤是临床较为常见的泌尿系统肿瘤,多发于老年男性人群[1]。关于本病的发病机制,目前尚不明确,但可能与长时间接触芳香类物质、吸烟等因素存在一定联系[2]。手术是目前临床治疗浅表性膀胱肿瘤较为有效的手段。本研究选取我院收治的浅表性膀胱肿瘤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旨在探讨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与传统开放式手术在浅表性膀胱肿瘤中的临床效果。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我院2010年1月~2015年1月收治的70例浅表性膀胱肿瘤患者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①入院后均行B超、CT和膀胱镜下活检检查,确诊为浅表性膀胱肿瘤;②病理均为移行细胞癌;③均知情同意,并经我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排除标准:①既往精神病史,存在严重内科疾病;②术前经X线片、B超、CT检查排除远处转移。根据手术方案的不同将入选患者分为研究组与对照组,各35例。研究组中,男性25例,女性10例;年龄52~74岁,平均(61.5±11.5)岁;肿瘤大小0.2~4.2 cm,平均(1.3±1.5)cm。对照组中,男性24例,女性11例;年龄50~76岁,平均(61.3±11.7)岁;肿瘤大小0.4~4.3 cm,平均(1.5±1.5)cm。两组的性别、年龄、肿瘤大小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手术方法

  研究组采用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手术时患者取截石位,麻醉方式为连续硬膜外麻醉。首先置入膀胱镜,对肿瘤位置、大小、数量等情况进行观察,确认其与尿道口有无芥蒂情况,以避免发生肿瘤遗漏情况。手术过程中,从肿瘤最底部约1 cm正常黏膜处开始切除,并由浅至深逐渐到较深肌层。先对体积较小且带蒂的病灶进行切除,然后再切除体积较大的病灶。手术结束后将肿瘤以及其他组织残余碎块吸出膀胱,并采用无菌生理盐水进行反复冲洗。术后放置尿管,前7 d对膀胱进行持续冲洗并采用丝裂霉素进行连续灌注,7 d后改为30 d灌注1次,总时间为1年。

  对照组采用传统开放性手术,手术时患者取截石位,麻醉方式为全身麻醉。手术切口选择下腹部正中,直至腹腔,清扫盆腔两侧的淋巴结。采用电切刀将所有肿瘤以及其周围2~3 cm组织进行切除。手术结束后将肿瘤以及其他组织残余碎块吸出膀胱,并采用无菌生理盐水进行反复冲洗。

  1.3观察指标

  ①观察两组围术期的一般情况,包括手术时间、术中出血量、置管时间、术后住院时间等;②比较两组的术后并发症发生率及复发率;③记录两组的治疗依从性。自制依从性问卷调查表,满分100分,分为依从、一般、不依从三个维度,90~100分为依从,80~89分为一般,<80分为不依从。

  1.4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8.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围术期相关指标的比较

  研究组的手术时间、置管时间、术后住院时间显著短于对照组,术中出血量显著少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1)。

  2.2两组术后并发症发生率及复发率的比较

  两组的闭孔神经反射、膀胱穿孔、术后大出血发生率及复发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表2)。

  2.3两组治疗依从性的比较

  研究组的依从率为97.14%,显著高于对照组的85.7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3)。

  3讨论

  根据浸润程度膀胱肿瘤可分为浸润性以及浅表性两类[3],其中浅表性膀胱肿瘤的发病率较高,占膀胱肿瘤患者的75%左右[4]。本病的主要临床表现包括血尿、小便不畅,可伴有恶心、呕吐及腰部胀痛等症状[5]。开放性手术曾是临床治疗浅表性膀胱肿瘤的首选,由于手术是在直视下进行,因此肿瘤的清除较为彻底[6-8],但是开放性手术对患者的创伤较大,患者术后恢复时间较长。随着微创技术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新技术逐渐被临床所采用。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是近年来应用于临床治疗膀胱肿瘤的一种新型手术方式,其优势在于对患者的创伤较小,术后并发症少[2,9-10],但是随着临床研究的不断深入,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后患者的复发率较高。有研究显示,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后的复发率约为70%[11-12]。为降低肿瘤的复发率,目前临床上常在手术结束后给予化疗药物进行膀胱灌注,以杀灭机体内残余的肿瘤细胞,并延长复发的间隔期[7,13-14]。

  本研究结果显示,研究组的手术时间、置管时间、术后住院时间显著短于对照组,术中出血量显著少于对照组(P<0.05),提示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对患者的创伤较小,操作较为简便,患者术后的恢复时间较快。另外,两组的闭孔神经反射、膀胱穿孔、术后大出血等并发症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这可能与本研究纳入的样本量较小有关。研究显示,依从性对治疗也有着直接影响,依从性高的患者不仅可遵医嘱进行日常生活,提高治疗效果,且在治疗过程中可配合医生,促进预后。本研究结果显示,研究组的依从率为97.14%,显著高于对照组的85.7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观察组的依从性更高,预后效果更佳。

  综上所述,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治疗浅表性膀胱肿瘤具有较好的临床疗效,手术创伤较小,患者术后恢复快,依从性高,且术后并发症发生较少。

  [参考文献]

  [1]杨庆亚,谢天朋,许清泉,等.不同化疗方式预防浅表性膀胱癌术后复发的疗效和安全性[J].实用医学杂志,2015, 10(5):795-798.

  [2]于惠翀,李洪军,张树泉,等.膀胱肿瘤电切术联合膀胱灌注化疗药物治疗膀胱肿瘤38例[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3, 33(20):5192-5193.

  [3]付东军,王德昕,柳荣强,等.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治疗浅表性膀胱肿瘤75例疗效分析[J].当代医学,2014,32(12):67-68.

  [4]裴亮.不同药物对浅表性膀胱癌术后膀胱灌注的疗效观察[J].山西医药杂志,2015,12(6):634-635.

  [5]李爱民,孔广起,高广智,等.经尿道膀胱肿瘤等离子切除术与电切术在膀胱肿瘤治疗中的应用[J].中国医疗设备,2014,14(7):131-132.

  [6]惠鹏宇,李振华,于秀月,等.选择性膀胱部分切除术治疗浸润性膀胱癌的多因素生存分析[J].中国医科大学学报,2013,42(9):821-824.

  [7]汪前亮,杨嗣星,吴天鹏,等.经尿道电切联合沙培林黏膜下注射治疗浅表性膀胱肿瘤的临床研究[J].国际泌尿系统杂志,2013,33(3):296-298.

  [8]刘焕银.根治性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联合化疗治疗肌层浸润性膀胱癌的临床疗效观察[J].当代医学,2015,14(9):50-51.

  [9]陈伟.经尿道钬激光膀胱肿瘤切除术与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治疗表浅层膀胱癌的疗效和安全性对比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4,17(2):223-225.

  [10]裴建强,杜宏纲.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联合吡柔比星膀胱灌注治疗浅表性膀胱癌临床观察[J].山东医药,2013, 53(39):41-42.

  [11]于江,刘佃成,杨祖兴,等.高功率绿激光汽化术治疗浅表性膀胱肿瘤效果观察[J].山东医药,2016,56(6):105-106.

  [12]韩兴涛,杨锦建,霍庆祥,等.电切术联合吡柔比星膀胱灌注对浅表性膀胱癌疗效[J].中国内镜杂志,2015,21(5):494-497.

  [13]王星,李中兴,冯瑞,等.经尿道选择性绿激光和电切治疗浅表性膀胱肿瘤合并前列腺增生的疗效比较[J].海南医学,2014,25(4):567-569.

  [14]乔羽.经尿道电切术治疗浅表性膀胱肿瘤42例疗效观察[J].中华全科医学,2013,11(9):1411-1412.

  中国当代医药 2016年27期  作者:王阳

第二篇:经尿道电切术治疗对膀胱肿瘤患者疗效及并发症的影响

  膀胱肿瘤是临床上最常见的泌尿系统肿瘤之一,多发生在膀胱侧壁及后壁,可导致排尿困难、尿频、尿急等症状,严重影响患者的身体健康[1]。目前,临床上多采用手术切除方式治疗膀胱肿瘤,通过切除病灶可有效缓解患者的临床症状,但由于传统手术对患者创伤较大,时间长,导致临床疗效欠佳[2]。经尿道电切术是一种经尿道微创手术,可有效减少手术过程中对患者的创伤,且具有良好的临床疗效[3]。对此,本研究通过给予膀胱肿瘤患者经尿道电切术治疗,探讨其对患者疗效、并发症及复发情况的影响,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2年1月-2014年2月本院收治的膀胱肿瘤患者88例,依据随机分配原则分为开腹组和电切组,每组44例。开腹组中男27例,女17例;年龄41~72岁,平均(53.74±11.43)岁;肿瘤类型:乳头状癌31例,鳞癌7例,腺癌6例;肿瘤数量:单发21例,多发23例。电切组中男29例,女15例;年龄40~71岁,平均(51.49±11.02)岁;肿瘤类型:乳头状癌30例,鳞癌6例,腺癌8例;肿瘤数量:单发19例,多发25例。本研究已经伦理委员会审批且通过,两组患者性别、年龄、肿瘤类型和数量等资料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纳入和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1)经临床症状、CT或超声检查、尿常规、血常规等证实为膀胱恶性肿瘤;(2)浅表性肿瘤;(3)患者或其家属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1)伴有心、肝、肾等重要器官严重性疾病;(2)血液系统严重性疾病;(3)有本次手术治疗的禁忌证[4]。

  1.3 方法

  1.3.1 开腹组 开腹组患者给予常规开腹肿瘤切除术治疗,即患者给予常规抗感染、消毒等术前准备,完毕后行全身麻醉和取截石位,并通过手术刀由下腹部正中取切口直至腹腔,游离或分离皮肤、肌肉组织及无关组织器官,暴露膀胱,清理盆腔及膀胱周围血液,观察肿瘤位置、数量、形态等,完毕后常规清扫盆腔两侧淋巴结,并通过电切到切除肿瘤及周围约3 cm的组织,确认清扫和切除干净后常规冲洗、留置尿管(F20三腔气囊导尿管)、缝合、止血等处理,术后7 d给予40 mg丝裂霉素+40 mL生理盐水混合液膀胱灌注,30 min/次,1 次/周,2个月后改为2 次/月,持续4个月后改为1 次/月,持续6个月,共灌注1年。

  1.3.2 电切组 电切组患者给予经尿道电切术治疗,患者术前准备同开腹组,完毕后进行连续硬膜外麻醉和取截石位,采用德国Storz 26F电切设备(电切功率:200~220 W,电凝功率:80~100 W,电切液:无菌蒸馏水)经尿道置入电切镜,仔细探查肿瘤位置、数量、形态等以确定治疗方案,对多发者,从体积小到大进行切除,对肿瘤较小者,直接从蒂部切除瘤体,对肿瘤较大,可先用电切襻切除膀胱浅肌层外的瘤体,切除过程中从肿瘤最底部约1 cm位置正常粘膜处开始切除并由浅至深逐渐切至较深肌层,确认清扫和切除干净后将肿瘤及其他组织残余碎块吸出膀胱后进行冲洗,并常规留置尿管、缝合、止血等处理,术后7 d给予30 mg吡柔比星+40 mL生理盐水混合液膀胱灌注,30 min/次,

  1 次/周,2个月后改为2 次/月,持续4个月后改为1 次/月,持续6个月,共灌注1年。

  1.4 随访和指标观察 所有患者均通过电话或复诊等方式进行为期1年的随访,统计分析所有患者手术时间、术中出血量、住院时间、尿管留置时间、并发症情况及术后1、3、6、12个月的复发情况,其中并发症主要包括血尿、尿痛、膀胱穿孔、闭孔神经反射等。

  1.5 统计学处理 使用SPSS 20.0软件对所得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比较采用 字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术中出血量、手术、住院、尿管留置时间比较 电切组患者手术时间、术中出血量、住院时间、尿管留置时间均明显低于开腹组,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患者并发症发生情况比较 电切组患者并发症发生率明显低于开腹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字2=5.091,P<0.05),见表2。

  2.3 两组患者术后1、3、6、12个月的复发情况比较 电切组患者和开腹组术后1年内复发率分别为6.82%、22.72%,前者明显低于后者,且前者术后1、3、6、12个月的累积复发率均明显低于后者,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字2=4.423,P<0.05),见图1。

  3 讨论

  膀胱肿瘤是临床上一种常见癌症之一,且多数为浅表性膀胱癌,常规通过手术方式对肿瘤进行切除,可有效控制患者的病情[5-6]。但由于传统手术创伤大且膀胱肿瘤的生物学行为复杂多变,患者术后易出现复发,故如何减少术中对患者的创伤及降低复发风险对患者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7]。

  有研究显示,经尿道电切术具有创伤小、手术时间短等优点,被广泛应用于治疗膀胱肿瘤中,且取得了较为良好的效果[8-9]。相关研究表明,术后经膀胱灌注治疗可有效降低复发的风险,而吡柔比星则是一种抗肿瘤-细胞毒类药物,具有良好的抗肿瘤作用[10-11]。对此,本研究通过给予膀胱肿瘤患者经尿道电切术治疗,发现电切组患者手术时间、术中出血量、住院时间、尿管留置时间均明显低于开腹组(P<0.05),前者并发症发生率明显低于后者(P<0.05),表明经尿道电切术治疗可有效缩短手术时间,减少对膀胱肿瘤患者的创伤,降低术后并发症的发生;电切组患者术后1、3、6、12个月的复发率均明显低于开腹组,表明经尿道电切术治疗可有效减少术后复发。本研究结果提示在治疗过程中,传统手术虽可有效切除病灶,但由于开腹手术对患者造成的创伤较大,造成患者大量出血,且切除过程中由于血液散布盆腔造成术野受影响,不利于对病灶进行观察,需进行清洗,增加手术工作量及难度,使手术时间延长,进而增加并发症发生的风险[12-13];而经尿道电切术通过尿道入路,可有效避免开放性手术对腹部无关组织和器官的创伤,减少术中出血量,从而有效避免由于过多出血量导致术野不清的情况发生,使医师更清晰观察病灶实际情况,进而更准确对病灶实施切除,使肿瘤切除更彻底,且有利于避免对周围正常组织误切,从而避免发生同侧闭孔神经反射、膀胱穿孔等并发症发生,有利于加快患者术后身体恢复,从而缩短住院时间和尿管留置时间,最终达到提高膀胱肿瘤临床疗效的作用[15-16]。此外,患者于术后立即行膀胱灌注化疗可有效减少癌细胞的种植,丝裂霉素是一种抗生素类化疗药,可通过与DNA链形成交联,抑制DNA复制,但由于其具有白细胞降低、恶心、呕吐等毒副作用,不可大剂量用药,导致疗效欠佳[17-18]。而吡柔比星是一种可作用于DNA化学结构的药物,极少通过膀胱吸收入血液,对正常细胞毒性低,且可有效抑制DNA聚合酶,阻碍DNA的复制及转录,在G2期终止细胞分裂,从而使癌细胞凋亡起到抗癌作用,进而有效减少患者术后复发的发生[19-20]。

  综上所述,经尿道电切术治疗可有效缩短手术时间,减少对膀胱肿瘤患者的创伤,降低术后并发症的发生,有利于减少复发的发生及提高临床疗效,值得临床作进一步推广。

  参考文献

  [1]曹中良.经尿道电切术治疗前列腺增生合并膀胱肿瘤临床体会.[J].河南外科学杂志,2015,21(5):106.

  [2] Rose M,Schubert C,Dierichs L,et al.OASIS/CREB3L1 is epigenetically silenced in human bladder cancer facilitating tumor cell spreading and migration in vitro[J].Epigenetics,2014,9(12):1626-1640.

  [3]黄友锋,张家彬,刘昌明,等.绿激光汽化术联合吡柔比星灌注化疗治疗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临床观察.[J].山东医药,2016,56(4):54-56.

  [4]韩兴涛,杨锦建,霍庆祥,等.电切术联合吡柔比星膀胱灌注对浅表性膀胱癌疗效[J].中国内镜杂志,2015,21(5):494-497.

  [5] Chi B H,Kim S J,Seo H K,et al.P70S6K and Elf4E dual inhibition is essential to control bladder tumor growth and progression in orthotopic mouse non-muscle invasive bladder tumor model[J].J Korean Med Sci,2015,30(3):308-316.

  [6] Simpson G R,Horvath A,Annels N E,et al.Combination of a fusogenic glycoprotein, pro-drug activation and oncolytic HSV as an intravesical therapy for superficial bladder cancer[J].Br J Cancer,2012,106(3):496-507.

  [7]王淇超,曹敬毅,关升,等.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治疗肌层浸润性膀胱癌预后影响因素分析[J].临床泌尿外科杂志,2015,30(9):819-822.

  [8]吴锋,金晓武,凡金虎.二次电切术治疗非肌层浸润膀胱尿路上皮癌的临床价值[J].河南外科学杂志,2015,21(5):9-11.

  [9]王锦宏,楼小彬,熊冰.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联合膀胱灌注治疗膀胱肿瘤的临床效果及预后分析[J].浙江创伤外科,2015,20(5):893-894.

  [10]温韶强,邓月云,闫伟,等.髂内动脉化疗栓塞联合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治疗晚期膀胱癌的疗效[J].实用临床医学(江西),2015,16(8):46-47.

  [11]朱斌.经尿道膀胱肿瘤电切术与膀胱部分切除术临床疗效对比分析[J].中外医学研究,2016,14(1):131-132.

  [12] Eruslanov E,Daurkin I,Vieweg J,et al.Aberrant PGE2 metabolism in bladder tumor microenvironment promotes immunosuppressive phenotype of tumor-infiltrating myeloid cells[J].Int Immunopharmacol,2011,11(7):848-855.

  [13]王定勇,邓金华,郭霖森,等.经尿道电切术治疗肌层浸润性膀胱癌的短期和长期效果[J].实用癌症杂志,2015,30(11):1652-1655.

  [14]马志伟,刘竞,邱明星.TURB-t术前膀胱内灌注吡柔比星对预防膀胱癌术后复发的作用[J].四川医学,2015,36(8):1177-1178.

  [15]田建海,吕建,周鲁莲,等.吡柔比星和吉西他滨交替灌注预防高危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TURBt术后复发的临床观察[J].山东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6,38(1):9-12.

  [16]黄友锋,张家彬,刘昌明,等.绿激光汽化术联合吡柔比星灌注化疗治疗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临床观察[J].山东医药,2016,56(4):54-56.

  [17]瞿虎,袁浩锋,汪中扬,等.盐霉素及其联合紫杉醇、丝裂霉素对人膀胱移行细胞癌T24细胞增殖的抑制作用[J].中华实验外科杂志,2015,32(9):2190-2193.

  [18]罗松涛,粟宏伟,韩立,等.冬凌草液联合丝裂霉素膀胱内灌注预防浅表性膀胱癌术后复发的疗效[J].中国临床实用医学,2015,6(5):23-25.

  [19]杨清荣,马莉,但丹,等.绿激光汽化术与膀胱癌电切术联合吡柔比星灌注化疗的队列研究[J].西部医学,2016,28(2):181-184.

  [20]庞顺义.吡柔比星诱导膀胱癌细胞凋亡的实验研究及预防膀胱癌术后复发的效果[J].北方药学,2016,13(3):125-126.

  中国医学创新 2016年24期  作者:杨英祥 林茂 吴满婷

评论 抢沙发(0)

avatar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