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愿你,始终眉目如故心如初

  三十有三,王者归来。你在最好的年纪,以最佳的状态,成为了最圆满的梅长苏。逍遥之后,梅郎可待。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作为一名古月胡粉,我们一直在,也会一直爱。

  明台伪装之后,长苏揭榜之时,岁月恰好刚刚转弯一个年轮,你的生日接踵而至。摒弃浮华,阻挡喧嚣,在每一年的今天都用更加深刻的印迹来诠释梦想,而我们始终一路相伴。

  我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你的,已经不记得。或是相识于“无胡歌,不仙剑”的逍遥哥哥,或是相识于集人间所有美于一身的董永,亦或是相识于书生意气正义凛然的宁采臣。我想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认识了你。

  佛说,五百年的修练,才换来今生的擦肩。每一天,我都与许多路人匆匆擦肩;每一天,我都与众生结下不解的宿缘。这人世间,繁华三千,乱花迷眼,真正能够入自己眼的,存在于心始终不改的人,实在屈指可见。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有幸在自己年少如君的年华里有你磨不灭的影子,有幸能够在如花美眷的似水流年里轻看着你的每一部戏,一遍遍地,温暖至心灵深处,不关风月,不问风尘。

  我一直喜欢用自己的笔,记下让自己感动的人和事,却从不曾提起你,写过你。哪怕年少如我那时候天天看着荧幕上的你,想着某天某时某刻在人群中遇见某人嘴角噙笑的脸,然后挥手相识,收下我当你的小弟,然后开始一段江湖传奇。

  “一见逍遥终身误”,我想十年前的你走进仙剑奇侠传,成为李逍遥之时,是未曾想到过的吧。那个鲜衣怒马的翩翩少年,御剑回眸,让多少青春“一见逍遥终身误。”你的鬼马,让人忍俊不禁;你的认真,让人一见倾心;你曾与南诏国公主谱写了一段旷世纯爱,让多少少女心中一直坚信柏拉图式的爱在物欲横流的时代始终存在。你在里面说,十年之约,不见不散。

  而今,光阴绕指弹过,梦里身是客,不知岁月,梦外已十年,梅郎归来。十年之期,三十有三的年纪,你成为了一个王者归来。

  大概十年前没有人能够想象,被众人叫着逍遥哥哥的男人,被言“无胡歌,不仙剑”的男人,在十年之后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荧幕上。他经常在枪林弹雨中,一点也不仙气。

  当年单纯清秀风度翩翩的少年,早已换了模样,添了岁月的伤痕,不复往前偶像小生的容颜。

  然而,我想,哪怕再过十年,都无关痛痒。

  你还是那个眉目如初心如故的逍遥哥哥,还是那轮让观众们越来越认可与喜欢的古月。

  那个温柔细腻的童远,那个青年才俊杨六郎,那个文弱书生宁采臣,那个一直在李逍遥的光芒下演绎着古装剧中或纯情或俏皮的美少年。那个令无数少女倾心的古装王子,你看着他的戏,从不会觉得任何一句台词戏份多余,你看着那一幕幕上演的剧情,甚至都忘了,他是个与我们同代的人,他只是个,演员。

  戏里戏外,戏水流年,人之一生,往往不会从一而终,不会一帆风顺,暗香浮动的岁月里总是会在你不留意的闲暇戏突然戏弄你,与你开个玩笑,它得欢乐,予你苦难。二零零六年,拍摄《射雕英雄传》的时候,一场严重的车祸降临到了你的身上。四天之内,经历了两次全身麻醉的手术。命运,就这样和你开了一个玩笑,撞碎了你来去如风的少年梦境。

  这之后,我记忆里最深的关于你的话语,是你后来回忆这样说道:“以前的我过的是没有标点符号的人生,不管是学业还是事业,都是一帆风顺一气呵成,连个逗号都没有,突然来了一个惊叹号,告诉我,原来波澜起伏的才是人生。但是不会因为这个惊叹号,很都事就不敢做了,反而更无畏,都死过一次,还有什么可怕的?”

  岁月里的不幸为你的右眼刻上了伤疤,而这一道抹不去的伤疤陪伴着你尝试了更多新的角色,陪着你一次一次超越自我塑造自我。你已不再单单是当年那个舞刀弄剑儿女情长的少年,你已经长成了人生路上最丰盈的自己。

  面对命运的玩笑,有人就此消沉活在过去,从此一蹶不振,而有人告诉自己忘记过去,曾经的痛苦隐忍终有一天重生为耀眼的火焰,然后光芒万丈。看戏,看人,看人生,起伏跌落,无外如是。因为你,我从来不曾堕落。

  愿你,始终眉目如故心如初。

评论 抢沙发(0)

avatar
表情